欢迎来到 - 花影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爱情文章 >

一份个人与政治关系演变史

时间:2017-12-30 16:31 点击:
南风窗网,文章,爱情,一个乌托邦的浮沉—一份个人与政治关系演变史,2015年22期,在历史上,爱情乌托邦产生于社会的现实需要,也反过来对现实发生相当的影响,于是爱情

  把爱情与乌托邦简单地挂起钩来,并不妥当。爱情,在人的七情六欲中终归可以找到一个位置,它是存在的,也是美好的,与乌托邦无关。可以称作乌托邦的,是浪漫化的爱情,即在各类文艺作品中被反复描写的、拔高了的爱情。

  在历史上,爱情乌托邦产生于社会的现实需要,也反过来对现实发生相当的影响,于是爱情这个主题就无可避免地与政治发生了联系。这就提供了一个从爱情的角度入手,梳理一下政治变迁,或者说个人与政治的关系的演变史。

  

  爱情何以被神圣化

  爱情,《新华字典》给出的释义是,“男女间互相爱慕的感情”。这个解释其实已经落伍了,因为这种感情也存在男与男之间和女与女之间。随着时代的推进,这越来越难以回避了。

  这个过时而又简单的定义清楚地暗示了这种被称作“爱情”的人的情感与性相关。相关不意味着等同,但意味着纠缠不清,难以严格地区分开来。如果没有原始的生物性本能,这种特殊的感情能否成立,很难说;同时,一个人只要有过青春时期情窦初开的经历,也不难理解这种爱慕之情与生物性本能并不是一回事儿。人的生物性本能是自然的,无所谓高尚与卑下。爱情既然与之紧密关联,那么也就高尚不到哪去。爱情其实缺乏是乌托邦化的基础的,此原因之一。

  爱情指向婚姻和家庭。婚姻有幸福的和不幸的,家庭有和谐的和不和谐的,这取决于夫妻之间是否有爱情以及爱的多寡,情投意合的程度高,则幸福和谐的程度高,反之亦然。可是,家庭是—过去是,现在也是,将来还会是—个经济单位,夫妻之间最要紧的还是“过日子”而不是其他。“过日子”是最世俗不过的事了。爱情缺乏乌托邦化的基础,此原因之二。

  爱情无法彻底脱离开理性算计,即便浪漫化的爱情也是一样。所谓浪漫化的爱情,无非是双方能够抛开门第、财产等可以直接货币化的条件的考量走到一起的感情故事,但那些可以被忽视的因素是需要其他因素弥补的。浪漫化的爱情模板其实很单一,要么才子佳人型,根本“不差钱”;要么王子灰姑娘型,灰姑娘虽然卑微贫穷,但长得漂亮。李银河说过一句话,大意是和王小波一起后才知道,原来长得丑的人也可以有爱情。此语听起来残酷,却也真实。爱情,终归是现实的。爱情缺乏乌托邦化的基础,此原因之三。

  爱情是激情化的,故而短暂,热恋期不会持续太久,热恋过后要么归于平淡,要么结束。这与爱情神话许诺的天长地久、生死不渝相背离。如果把爱情本身当做追求,那么必然导致从一段恋爱走向另一段恋爱,这又与爱情神话许诺的唯一对应性产生尖锐的矛盾。爱情缺乏乌托邦化的基础,此原因之四。

  但在现实中,人,尤其是女性,在心理上存在着对形而上的情感的需求,即便得不到,遥望一下也好,这是乌托邦式爱情的社会基础。所以,每个民族的传统文化里都不缺乏浪漫的爱情故事。

  纵然梁祝一类的浪漫爱情故事从不缺乏,但爱情始终没能在传统社会赢得一席之地,爱情不是婚姻选择的基础,甚至不足以构成众多理由中的一个。婚姻是家族的事,而不是个人的事,婚配选择的权利牢牢地掌握在父母手中,门当户对是重要,夫妻往往在洞房花烛之际才第一次相见,是否合适全看运气。当然,这种类型的婚姻并非一定与爱情相排斥,不少人也会在长时间相濡以沫的生活中产生浓厚的感情,举案齐眉的情况也不少;但夫妻间没有感情是常态,费孝通就观察到,中国传统家庭缺乏沟通,男人想说话了,就跑到村头蹲在大树底下跟别的男人神侃。

  爱情乌托邦被大规模地构建,归根结底是一个现代现象。当传统社会遭遇现代转型,潜藏着的反抗的动能被激发了出来,其中重要的一部分便是上层社会的青年针对包办婚姻的抗争。对受到新思想、新文化洗礼的青年而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对“吃人的礼教”的最真切体验,走出家庭、自主选择婚恋对象则成了进步和革命的象征,也往往意味着迈向革命之路的关键一步。

  对压迫进行控诉的欲望和树立基于个人自主选择的爱情相对于传统婚姻模式的权威的诉求交织在一起,促成了文艺领域对爱情进行浪漫化的浪潮。在文化革命和现实斗争的共同作用下,爱情的神圣地位被确立起来,成为婚姻选择的最高理由,顽固的老一辈不得不让出了对子女婚姻选择权的控制。

  有趣的是,被现代政治建构出来的爱情在表述上不得不采取前现代的策略,包括大量借鉴迷信的说法,比如月老牵线说、源自亚当夏娃的互为另一半说、缘分说,等等。总之,爱情得是没有来由的,需要理由的爱情便不是真爱。这是因为,不如此便不能使原本现实的爱情显得具有超越性。典型的如《大话西游》里紫霞的说法,“这段姻缘是上天定的,你说大不大?”以及菩提的精彩一问,“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革命时代的爱情

  追求个人对婚恋的自主权是催生革命的一个原因,但当革命的激情走向革命的行动,这部分自主权就要再次受到约束。

  革命是弱者力图建立新秩序的反抗行动,弱者的反抗要想取得成功,首要的是通过协调一致的步调集中力量对敌人进行打击,这就需要以革命队伍的组织性和纪律性作为保障。革命的价值观必定得是集体主义的,爱情无论如何是个人层面的事情,脱离不了个人主义的框架,与革命的目标难以避免会存在冲突。如果冲突凸显,个人主义是必须要让位于集体主义的。在革命队伍里,婚恋是个人的事,也是组织的事,著名的“二五八团”的规定就是典型的例子,这一规定的具体意思是,只有同时满足年龄在25岁以上、8年以上党龄或军龄、团级以上职务的条件,才可以经组织批评恋爱结婚。

  换个角度,也可以这样说,乌托邦化的爱情在一开始助长了革命的势头,但革命的实践恰恰消解了爱情乌托邦。从理论上,革命是反对迷信的,所以天造地设说不能被接受,爱情的基础被转换为志同道合。但政治是在持续变动中的,人的政治立场并非一成不变,志与道可以是走到一起的原因,也可以是分道扬镳的理由,爱情的神秘性就没有了。在这里,政治大体上替代了传统婚姻模式中的门第与财富的作用。

  在实践上,革命是社会的重新洗牌,是以平等为取向的资源的再分配过程。如果将性别问题也纳入资源分配的视角,那么“性资源”的分配也必然要求平等。有人为每晚翻牌子烦恼,有人一辈子打光棍,这样的社会不可能是稳定的。如果说出身旧的上层社会的青年们对包办婚姻的反抗是革命的推动力之一,那么底层男青年讨老婆的愿望又何尝不是呢?所以,革命时代的理性抉择是执行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禁止“成功人士”以爱情的名义“多吃多占”的行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大发体育 必赢亚洲 365体育 伟德国际 二八杠游戏 优德娱乐 开心8 博体网 买球 沙巴体育 明升国际 世爵娱乐 全讯网新2 幸运28论坛 365论坛 优博 bbin平台 永盈会 新2 任你博 澳门彩票有限公司 中国赌球 沙龙国际 188比分 新2网址 赌大小 全讯网论坛 88娱乐 世爵平台 现金二八杠 澳门游戏 滚球 金鹰娱乐 二八杠 俄罗斯转盘 ag平台捕鱼王 幸运28技巧 现金牛牛 日博娱乐 pt派通娱乐 新2网址IP 888真人网址 大集汇娱乐 八大胜 必兆娱乐 nba即时比分 金博宝 蓝盾在线下载 体育开户 迅盈比分 宝利棋牌 银河天地娱乐 赌博游戏大厅 电子游艺777娱乐 bwin 888真人信誉 888娱乐网址 多宝平台 足球外围 博狗体育 沙龙365 明升88 多宝娱乐平台 bbin电子 威尼斯人开户 外围足球 娱乐真人 365论坛 二八杠玩法 赌博技术 真钱 必博 鼎盛娱乐 金博宝 盘球网 老挝磨丁赌场 优博国际 华人娱乐论坛 现金娱乐平台 金沙讲坛 豪博娱乐 凤凰全讯网 鸿利在线 真钱游戏下载